由忍受到享受_东方av在线 

首页  »  激情都市  »  由忍受到享受

 「在医院这边喔……对方已经松口了,似乎可以不了了之……咦?不用担心啦,期中考才刚结束而已……不会啦,你才要加油呢,好好努力吧,这里我会处理好的……嗯,就先这样了,我也爱你喔,拜拜。」按下「结束通话」,美宣也跟着叹了口气,站在医院走廊的尽头,她的心情无比的沉重。

  昨天才被做了那些过分的事,今天又自己走到这个病房门口。

  但是为了电话那头的男友,她别无选择。

  总而言之,今天不能再那么愚蠢了,还乖乖把重要的部位交给对方玩弄,如果只是要帮他射精什么的,用其他地方也就足够了,绝对不能让他再有机会侵犯自己!「打扰了!」

  下定决心的美宣,深深吸了口气,用力敲了两下房门,转开门把直接将房门打开。

  里头的少年果然还是那付轻浮的模样,没有其他人的时候就一直看电视,至少也看看书吧,什么正事都不做。

  美宣关上门,把包包放到椅子上,少年才终于注意到有人走进来。

  「喔喔!终于来啦!正好今天有人送苹果过来,帮我削一削吧!」「哈?我又不是你家的仆人还是什么的!为什么要帮你做这种事啊?」「有什么关系嘛,反正你不就是来照顾病人的,就麻烦你啦!哈哈哈!」说完话又开始看起电视,真是一点礼貌都没有的小伙子。

  美宣叹了口气,不管怎么说,这种事情都比昨天那些过分的事好多了,而且只要他开口威胁,自己也没有什么拒绝的权力,不如说现在这种由他开口要求的情况还比较舒服。

  认命的美宣挽起衬衫长袖,看到了靠在墙边的水果礼盒,名为健康,实际上就是没有诚意的探病礼品。

  她拆开包装,拿出里头又红又大的苹果,似乎是国外进口的高级品,向少年问了盘子和水果刀的位置,一起拿了到厕所里清洗。

  走到病床旁的小桌子,将两只盘子放上,美宣坐了下来,在一只盘子上缓缓削起果皮。

  「哇!果皮都没有断掉耶!」

  不知道什么时候,少年已经关掉电视,全神贯注看着美宣削苹果。

  果实对美宣的小手来说有些太大,但是她还是流畅地旋转着左手上的苹果,右手的水果刀将果皮一寸寸取下,这一定是有相当的经验才能这样顺畅又优雅。

  「这有什么好惊讶的?」

  「就很厉害啊,而且动作很漂亮耶,一般人根本做不到吧!」「哼、哼,那是你这种平常不做家事的人才做不到。」「真的吗?像你男朋友也做不到吧?」

  「唔……」

  美宣被称赞得有些脸红,结果反唇相讥又被说得哑口无言,只好低下头专心水果的处理工作。

  少年也不多话,一脸愉悦,欣赏眼前女人为自己准备食物的模样。

  美宣完整除去果皮,将果实切了对半,切下头尾削除果皮时比较难处里的果蒂、果皮,捥出果实中心的种子,一片一片切到另一只乾净的盘子内。

  美宣温柔,充满女性特质的仔细动作,少年早就看得目不转睛,看到一片片苹果落到盘子上,马上抓了一片放到嘴里。

  「等一下啦!真是的,应该要先洗手吧。刚刚才碰过遥控器而已,手一定很脏的。」

  看着美宣轻轻皱眉的模样,少年发起愣来,连嘴里的苹果是什么味道都吃不出来。

  「嗯?怎么一直看着我?苹果是别人送的,难吃也不关我的事喔!」「没有啦。本来还想说你一定可以当个好老婆,现在觉得你比较像个好妈妈吧。」

  「你在乱说什么啦!」

  美宣明显害羞得脸红,为了掩饰这一切,又开始专注手上的工作,切下水果并一片片摆好,接着迅速收拾好桌面,将器具清洗好放在一旁晾乾,所有的事情都有条不紊地进行,看着她做事几乎也可以说是一种享受。

  「你也吃一点啦,这么大一颗苹果我吃不完。」「你这家伙……还真不是普通的麻烦……」

  嘴巴上这么抱怨,不过比较像女孩子撒娇的娇嗔,美宣不情愿地嘟着嘴,还是拎起一片苹果放到嘴巴。

  好甜、好香!原本以为进口的水果会不新鲜,没想到这种苹果真的是又大又香,甘甜的味道瞬间随着果汁溢满口腔,美宣真想不到,原来自己刚刚削的是这么好吃的东西。

  「唔……!」

  美宣还陶醉在嘴巴的芳香,突然嘴唇上感觉到一股压力,旁边的少年夺走她的双唇。

  而且还不像她的男友,只是轻轻触碰嘴唇,舌头钻进她的口腔,在里面蠢蠢欲动。

  少年不给美宣逃跑的机会,他从床上环抱住美宣,舌头纠缠住另一片柔软的舌,吸吮着面前女性,嘴巴里的甘甜汁液。

  两个人的深吻,就这样持续了好一会儿,少年才终于放开美宣。

  「你在做什么!」

  「好香,好甜,比苹果还要香甜呢……」

  少年诡异的微笑,彷佛没听见美宣的怒鸣。

  美宣满脸通红,明明是被强吻,可是想起刚刚少年的脸贴得这么近,闭上眼睛深情的模样,还有这么深入的亲吻,都是美宣没有经历过的,她的心脏砰砰跳着。

  她不断告诉自己,那些不过是这个纨裤子弟的手段,要赶快平静下来,绝对不可以上当!「好啦,苹果也吃过了,来做点正事吧!」「果然还是要……」

  「那是当然的,门还是锁一下吧,不然麻烦的是你吧。」美宣走到门口迟疑了一会儿,叹了口气,还是将门锁上。

  虽然把门锁上,如果发生什么事情,就绝对不可能得救,不过基本上在这个地方,如果那家伙真的要袭击,自己根本没有机会逃跑,锁上门至少自己的丑态还不会被其他人看见。

  她走到病床边,少年已经把他肥大的东西掏出来,美宣心里有股说不出的沮丧,最后还是得出卖自己的肉体。

  不过她也默默下定决心,这次绝对不会让他做出踰矩的事情,虽然昨天不小心让他夺走了贞洁,但是这次绝对不会再让他为所欲为,这是她现在唯一还能守护的事情。

  美宣拎起肥大的阴茎,总之先照他上次教的那样,用手多刺激龟头和沟槽,果然那东西马上就精神起来,直挺挺地翘立。

  美宣咬着牙,忍住羞耻,开始一手顶着龟头,温柔地画圆搓弄,另一手抓住肉棒的竿部,上下套弄。

  顶着龟头的手感觉到一些温热的黏液,手上黏答答的又是讨厌家伙分泌的液体,美宣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恶心,只想赶快结束这种行为。

  「算了啦,我一点都不期待可以在你的手上射出来。」「少啰嗦!今天我绝对不会让你像上次那样做的!」「那,用嘴巴总行了吧?」

  「嘴巴!?」

  美宣看着那个又粗又长的东西,自己的嘴巴真的放得下这么夸张的东西吗?

  而且这也是男人用来上厕所的地方,又臭又脏的,为什么要放到女生的嘴巴里面啊?这种行为实在太令人反胃了,怎么可能做得出来!?

  「不愿意吗?那果然还是只剩下……」

  「等一下!含进去就行了吧!」

  说什么只有昨天那种行为是不行的,那样只会让自己进入无防备状态,美宣没有多加思考就焦急地大喊。

  不过这样喊出来,就等于自己已经认同要帮男人含棒子,这样也就没有退路了。

  美宣跪坐在地上,抬眼看着在上方一跳一跳的粗大家伙,强压住内心的恶心,咕咚一声吞了抹口水,抬起身子、鼓起勇气,张大嘴巴将龟头含了进去。

  真的是太粗壮了,龟头才放进去就让美宣觉得自己的口腔被塞满,从嘴巴窜入鼻腔的腥臭味,也让美宣不想再含得更深入。

  她抬起眼,少年催促着她继续往下含,看来也只能死心了,美宣让自己的头继续往下前进,才到一半吧,肉棒的前端已经顶到她的小舌,呕吐感让她流下眼泪,她只好稍微吐出一些,往上露出哀求的眼神,告诉少年这已经是她的极限。

  「好吧,就这样子活动,要多用些舌头啊。」

  不用再往下吞咽,美宣如获大赦,一瞬间内心还真的有些感谢坐在上方的少年。

  她一手扶着肉棒,头前后活动,让龟头在自己的口腔磨蹭,柔软的舌头旋绕着棒子,竭尽所能要让少年赶快射出来。

  有唾液的湿润,在口腔的活动十分舒服,虽然美宣的动作还是很笨拙,但是光是嘴巴吸吮时的压力,就好像在催促尿道口赶快喷出精液。

  再加上美宣做什么事都是那付专心的模样,这样一心不乱地侍奉男人,对男性来说简直是最棒的享受。

  说实在,少年感觉到自己快被底下的认真女孩击败,真的要被她搾出精液,不过这个时候还不可以喷发,因为还有接下来的事要享受呢。

  「接着,用你的胸部夹住我的棒子吧。」

  「胸部!?这样还不够吗?」

  「没办法嘛,这种程度根本射不出来。而且这也还在你的接受范围内吧?」说得也是,如果只是胸部,接受度甚至高过嘴巴,也没有什么拒绝的理由,只是要在这个讨厌的男人面脱下上衣,美宣心里还是不太情愿。

  没有办法拒绝,美宣恶狠狠瞪着少年,自己敞开衬衫,褪下自己的内衣,露出挺立的双峰。

  她的肌肤本来就有如丝绢一样良好,触感十分舒服,胸部又浑圆饱满,充满弹性又外加柔软,乳房洁白、乳晕和乳头都是可爱的粉红色,绝对是可以称上美乳的逸物。

  美宣强忍着被少年视奸的不愉快,鼓起勇气挺着胸,靠近少年的跨下,滚烫的肉棒碰到自己的肌肤,上面还有些黏液,真是不舒服的感觉。

  要夹住吗?美宣双手捧着自己的胸,从两旁往内挤压,好在她的胸部有着傲人的尺寸,面对巨大的棒子,还是可以轻易夹起。

  夹住的瞬间,肉棒大力的反弹,好像很兴奋一样,让美宣吓一跳,上面的少年不停催促她赶快动起来,美宣只好不要多想,乖乖用胸部上下搓揉起那根滚烫的东西。

  「没错!就是这样!用口水当润滑液,再搓快一点!」充满魄力的乳压,柔软包覆着肉棒,丝质肌肤在棒子上每一寸的活动都充满着舒服,只有女性才办得到的顶级按摩,让少年整个腰都酥麻起来。

  至于美宣的话,除了厌恶之外还有恶心,明明就是男生排尿用的地方,为什么自己非得要用身体去服侍这根阴茎,想射精就赶快射一射就好,为什么要搞这么多花招?满脑子不情愿,美宣还是听话张开嘴巴,让唾液流到胸口,有了润滑液,夹缝中的按摩又更加方便。

  总之搓揉的速度越快,男生越容易射出来吧,美宣不断加速乳房的搓动,催促在她双乳下的家伙赶快吐汁。

  「好舒服!真是太舒服了!你的胸部真是太棒了!」不懂这种行为有什么好舒服的,不过被称赞内心还是挺高兴的,美宣默默地加了把劲,更卖力搓揉自己的胸部。

  双乳间的肉棒跳动越来越激烈,少年的腰也挺了起来。

  看着男人的表情在自己的努力下变得急躁,美宣心里有股莫名的成就感,她吐出娇艳的喘息,兴奋让她的双颊红晕。

  「嘴巴张开,把肉棒含进去!」

  不假思索,美宣直接服从少年的命令,胸部还夹着肉棒的竿部,张开嘴就把龟头含进嘴巴。

  突然她感觉到胸部上的棒子在伸缩跳动,好像有什么要涌上来,这个时候含着龟头一定是件最愚蠢的事,可是她已经来不及逃跑,噗啾、噗啾,滚烫的腥臭液体不断朝她的嘴里灌入。

  龟头还在她的嘴里膨胀跳动,美宣急着想要逃离,可是头被用力压着,根本无法逃脱。

  第二波的液体喷了出来,一样的又腥又臭,充满雄性的味道。

  美宣只觉得自己的嘴巴快被灌满,再不吞下去,等一下就要逆流到鼻子。

  咕咚、咕咚,美宣的喉头滚动,浓稠的液体又黏又臭,吞咽后喉道还是充满着黏稠的异物感。

  少年一直压着她的头,美宣嘴里残存的精液味道,雄性的味道控散到鼻腔,甚至盘旋在脑门,强烈的气味竟然有种说不上的诱惑,美宣感觉到自己的内裤有些湿润。

  再这样下去不妙,美宣一股作气吞下第二波的精液,但是侵蚀脑门的味道依然无法散去。

  「接下来,该进入正题了。」

  「进入正题?你已经发泄完了吧?再进一步的事情我可是不允许的!」美宣的脑袋还轻飘飘的,不过听到少年的话又马上清醒过来,她跳起来,几乎是用吼的拒绝。

  少年吃惊看着她的模样,美宣立刻发觉自己好像有些失态,可是本来就应该狠狠拒绝才是。

  「真是的,不用那么紧张嘛,我也不是不明白你有男朋友,不会强迫你性交啦。啊啊,昨天那个真的是意外喔。」

  少年轻叹口气,摊开手摇摇头,一付拿美宣没办法的模样,让美宣真的觉得是自己神经过敏,对方也没说什么,自己就那么紧张。

  不过昨天的事真的不是意外吗?自己一直觉得是他故意找机会插入,说不定他真的只是一时不小心插入,结果又太兴奋停不下来,男生好像都是这么冲动的吧?他一直没有摆出强硬的态度,或许真的是自己错怪他了吧。

  「那你要做什么?」

  「当然是,用这个做啦!」

  少年从床头柜拿出,保险套!「用那个!这不就是性交吗!?」「你是不是误会什么啦?」

  美宣瞪大眼睛,自己还有什么误会吗?「戴上套子,男人的肉棒就跟塑胶按摩棒没什么两样,触感什么的,跟真实性交差得远了,而且连精液都出不来,算什么性交啊?你不过是用根塑胶按摩棒自慰而已,这样的要求一点也不过分吧?」「什么跟什么……根本就是歪里吧……」

  嘴巴上这么说,不过美宣的心里也是半信半疑。

  好像也没错,没有真正的肉体结合,好像的确称不上性交,而且应该也不会像刚才那么恶心。

  可是这样自己重要的地方又要被他随意玩弄,想到还是很不舒服。

  究竟该怎么办?美宣的嘴里还充斥着男性的味道,脑袋里嗡嗡作响,身体好像在渴望着什么,让她没办法好好思考。

  「才不是歪里呢!你看,既不会背叛男朋友,又可以让我舒服,而且你也会很舒服吧?躺上来吧!」

  真的是这样吗?美宣的脑袋一直搞不清楚,不过少年轻松的模样确实让她安心不少,身体也渴望着听从少年的命令。

  不管怎么说,至少用了保险套就没有生病或怀孕的疑虑,这样只要两个人都不说出去,这里发生的事就不会有任何人知道吧……美宣还朦朦胧胧地,人已经躺上床铺,明明是不愿意的,明明决定好这次绝对不会再被哄骗的,可是她还是把身体交给了这个她厌恶的男人,任凭那个男人摆布。

  「等、等一下!你在乱摸什么?」

  「不要紧张啦,我只是让你放松一点,这样等一下才不会痛。」突然被男人碰上自己的私处,对一直到昨天都还是处女的美宣来说,果然还是有些不舒服,不过她选择压下这股感觉,任由上面的男人乱摸。

  少年脱下美宣的底裤,中指与无名指并在一起,小穴里面已经湿漉漉啦,少年让两根手指在里面搅拌着,水声可以听得非常清楚。

  那就更不用留情了,少年加快搅拌的速度,另一支手搓揉着坚挺的胸部,他底下的女人开始轻声呻吟,沉睡在体内的欲望已经被点燃,就算她还想要假装矜持,这个时候也已经无法掩盖她的兴奋。

  少年看着美宣因为身体的感觉而疑惑,轻轻皱眉的模样实在太可爱了,他忍不住低头亲吻美宣的双唇,温柔又深情的一吻。

  「你……!又强吻人家!」

  「不行吗?」

  「当然不行!这是恋人之间的行为吧!」

  「是吗?不过就是这样才让人兴奋吧!」

  说完,少年又夺走美宣的嘴唇,几乎要连心智一起夺走的温柔深吻。

  美宣的眼睛已经有些迷蒙陶醉,身体被弄得那么舒服,而上头的男人又是这样呵护她,好像真的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给对方也没有问题……美宣开始怀疑,如果再这样做下去,自己真的还能是自己吗?「要插进去啰。」「咦……嗯啊!」

  彷佛要中断美宣的疑虑一样,少年不给她多想的机会,将粗硬的肉棒插入她的体内。

  没有昨天的疼痛,充实的感觉填满她的小穴,好像连内心都要被填满一样,酥麻的感觉如同电流,流窜到她的脑部。

  最后一丝理智让她低下头看,确实有戴上保险套,这样就可以放心了。

  莫名的安心感,让她直接把身体送给那个男人,少年压在她的身上,腰间缓慢摆动向前,肉棒有韵律地在她的体内活动。

  「怎么样?应该很舒服吧?」

  美宣紧紧咬着下唇,脸上埋怨的表情,好像在说「对啦!不要问啦!」少年得意地笑着,又亲吻上美宣。

  这样紧密的结合、亲密的动作,究竟和恋人有什么差别呢?美宣的脑袋开始混乱起来。

  上面的男人也不给她多想的机会,逐渐加快速度刺激她的敏感处,舒服的感觉如同浪潮侵袭她的脑部,瞬间掩盖她所有思绪。

  而这样强烈的刺激一点也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,还在不断地加剧,前所未有的快感让美宣慌了手脚,她紧紧抓住病床上的棉被,但还是压抑不住侵蚀过来的愉悦,彷佛身体就要变得不再是自己的一样,她控制不住地张嘴浪叫,口水也不小心滴了出来。

  「等、等一下!这样太激烈了!我的身体……我的脑袋要变得很奇怪了!」「放心吧,每个女人在做这种事的时候都是这样的,你只要尽情享受就好了。」「真、真的吗?嗯啊啊!」

  男人的话语让美宣安心下来,原来自己一点也不奇怪,会这么舒服都是正常的。

  一这样想,她就不再压抑自己的身体,下体舒服的刺激让她放声浪叫,她紧紧抱住上方的男人,男人也像是呼应她亲热的动作,更加快腰间的抽送。

  突然,美宣的体内涌出一股强烈的释放感,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从身体喷了出来,她全身不自主地用力,嘴里胡乱高声叫着,现在她这付淫乱的模样,实在很难想像不久前还是个矜持的少女,而且还是个有着男友的女性。

  最后的冲刺,少年拼命往前突刺,硬挺的肉棒几乎要捅进子宫口。

  最后一声拍打,美宣高声一叫,下体喷出惊人的潮水。

  一释放完,美宣立刻失去所有的力量,瘫软无力地躺在床铺上,腰部彷佛痉挛般抽动着,这次的高潮太兴奋了,用掉了她不少的力气。

  「OK!今天的第二发!接下来是……第三发准备!」少年拉下套子,马上又换上新的,腰往前一挺,上了套的肉棒又埋进美宣的体内。

  呜咿一声,美宣的小穴才刚高潮完,正处于敏感的状态,马上又被男人插入,当然又立刻发情般浪叫起来。

  少年的体力彷佛无限一样,才刚激烈运动完,现在又可以尽情摆动腰部,他抓住美宣白皙的大腿,卖力抽插着。

  没多久美宣又被他导引上高潮,整个人几乎是弓起身子,再一次华丽地喷发出潮水。

  「好!接下来是,第四发!」

  美宣疲惫得一句话都说不出,她被拉着改成趴到床铺上的姿势,男人则从后面进入她的体内,又是一开始就猛冲满干。

  就这样,少年不断地交换着体位,从床上做到墙边,让美宣抬起一支脚,趴在墙上抽插;又把美宣整个人抱起来,让美宣依偎在他的怀里,然后往上突刺;最后又干回床上,从美宣侧躺的身后,不停往小穴抽送。

  每一种体位,一定要把美宣搞到潮水喷发才肯停止,彷佛是要让性爱的舒服,狠狠刻印在美宣的身体,甚至更深入的大脑、骨髓!「最后一发!」少年愉快地喊着,美宣的身体又一次来到高潮。

  喷发后她几乎快要失神一样,整个人软绵绵躺在床上,少年似乎对这个景象十分满意。

  「这样就结束啦!今天的成果还真不错。」

  彷佛要陈列自己的战果一样,少年把用过的保险套,一条一条摆到瘫软的美宣身上,里头又臭又黏的白浊液体,立刻流到美宣身上,将她的身体弄得满是精液。

  「啊!真是不好意思,房间的厕所你就随便用吧,我要先去买点喝的啰,刚做完激烈运动有点渴了,明天也要记得来喔!」美宣根本无力回答,她的身体还满满浸泡在高潮的余韵,快感早就将她的意志啃食乾净。

  如果再继续和这个男人的关系,自己肯定会深陷其中、无法自拔。

  今天美宣深刻地品嚐到人类身体的快乐和意志的薄弱,可是自己接下来究竟该怎么办?自己又会变成什么样子?她的心里完全没有答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