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 »  交通工具  »  [蔷薇花的藤]作者:不详

               蔷薇花的藤


作者:不详
字数:2996字

                第一章

  台湾中部某地检署,女检察官凌雨蓓开完一天八个庭后,拖着疲惫的身躯,
回到住处,她正想洗个澡休息一下,「铃铃」的大哥大铃声响起,这是一只秘密
大哥大,号码只有一个人知道。凌雨蓓迅速接起电话:「喂,主人好!」电话那
一头传来吕宇哲的声音:「淫奴,好久没来台北服侍主人了,明天你放三天假,
来台北服侍我,老时间老地点见,不得迟到,否则……」,凌雨蓓回答:「是,
我的主人」便切断电话。

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凌雨蓓和吕宇哲是北部某大学法律系同学,同样都是系刊编辑,雨蓓本来对
宇哲就有好感,在大二那一年,一次出刊后餐会上,雨蓓故意喝醉,宇哲送她回
租房子的地方,那一夜,雨蓓把身心都交给了宇哲,三个月后,更成为宇哲的性
奴隶。有关这一部份的详情,以后有机会再详述。

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雨蓓进了浴室,脱下身上衣服,准备洗澡,她的胸围34D,身材傲人且匀
称,在地检署有多少法官梦寐以求,但她们却不知道,雨蓓居然是一个变态的性
奴。雨蓓看着镜中自己的身体,散发出淫靡的光辉,她的颈子上,长年挂着一个
项圈,下面有一个钻石缀饰,在她的两个乳头上挂着两个金色的乳环,那是她成
为宇哲的性奴隶之后就一直挂到现在的,她洗了澡,看看时钟,一丝不挂睡了。

  第二天一早五点,雨蓓醒了,她准备去台北,实现她主人的命令,她起身从
柜子里面拿出两条绳子,一条在自己的乳房上下绕了两圈,在前胸打了一个结,
又拿了一支电动按摩棒,插入自己的阴道,然后用剩下的一条绳子,在腰部绕了
一圈,绕过胯下,绑住电动按摩棒,成为一条绳子做的丁字裤,然后她从衣柜拿
了一件透明丝质白衬衫套在上半身,下身只穿了一件灰色及膝百摺裙,这是她去
见主人的制服,然后她化了浓妆,带上假发出门了。

  出门后,雨蓓打开电动按摩棒的开关,一阵快感袭着她的花蜜深处。路上行
人稀少,她跳上一部计程车,往火车站去。她在计程车上一路觉得计程车司机的
双眼一直透过她的白色透明上衣,盯着她丰满被绳子捆过而更突起的诱人双峰及
她乳头上的乳环,她也不理她,一路到了火车站,司机盯着看她失神,还忘了收
她车钱。

  进了站,她买了一张早班往台北的车票,然后坐在大厅,享受电动按摩棒在
下身袭来的一阵阵快感,她的花蜜受不了这种刺激,已经有淫水顺着她的大腿流
下来。旁边有几个乘客看到她窃窃私语:「那个女的没穿胸罩。」、「对呀!而
且还挂乳环,胸部还用绳子绑者,真淫荡!」、「不要脸,变态!」雨蓓斜眼看
他们一下,那几个学生模样男的下身都已经高高支起帐棚,她浅浅笑了笑。

  车子来了,她上了火车,车厢里没几个人,刚刚那几个男的也在车上,她用
包包遮住胸前,坐在位子上,下身的快感一阵比一阵强烈。

  到了台北,她一看手表,时间八点二十分,她不理会那几个学生及月台上众
人诧异的目光,走向东三门出口,一路上许多人盯着她,她的淫水流了满腿,同
时享受被众人视奸的快感。

  到了东三门,宇哲还没到,她站在那里,下半身所传来的快感一阵阵袭来,
她差一点站不住,靠着门边,强忍着抵抗那下身一阵阵的快感,她又不敢呻吟出
来,所有过路的人目光都投射在她身上。她觉得快感越来越强烈的时候,蹲了下
来,头上冒着冷汗。

  突然,她听到一声「淫奴,你做的很好!」她一抬头,看到宇哲,整个人无
力的趴在宇哲身上,宇哲扶着她上了宇哲的BMW520,绝尘而去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  后记:

  小弟来元元好久了,一直做一个潜水艇,偶尔转贴一些别人的文章。这是小
弟第一次写情色文学,基本上这是一个真人真事的故事,为了避免对当事人造成
困扰,名字做了修正,小弟的文笔不好,有些描写不深入或是不合常理,还请大
家原谅。这个故事很长,都是重口味的,希望大家多多给予鼓励,因为这是小弟
创作之原动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台北大将军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
                第二章

  上了车,雨蓓坐在前座座椅上,裙子撩起,屁股直接接触椅面。自从她成为
宇哲的性奴后,宇哲规定她不管何时,只要坐在椅子上,一定要用屁股直接接触
椅面。

  宇哲对雨蓓说:「淫奴,刚刚多少男人在看你呀!一定觉得很爽吧?你看,
淫水已经流得这么多啦,你真是一个淫荡的女人,被众人看就会有这么强烈的性
欲。」说着把电动按摩棒的开关开到最大。

  雨蓓刚刚才承受完电动按摩棒的冲击而达到高潮,现在哪里还受的住,只见
她双目微张,嘴巴不住发出呻吟:「……我……的……好……主……人,我……
受……不……了…了,啊……我……我好想要……」淫水如山洪爆发般喷得宇哲
的BMW前座到处都是。

  车子开到台北市复兴南路的清粥小菜,宇哲说:「淫奴你饿不饿?我们去吃
早餐吧!」雨蓓已经被下体传来的阵阵快感弄到高潮,根本无法去回答宇哲。宇
哲突然把雨蓓下体中还在震动着的按摩棒拿出来,雨蓓吓了一跳,说:「主人,
不要拿出来。」宇哲不理她,迅速的把原来在雨蓓下体的绳子紧紧缠绕上去,在
阴户的上下打个个结,然后停好车子,下车吃早餐。

  店内由于大清早的缘故,客人不多,只有两桌客人,一桌是两个男人,另一
桌是一对情侣。宇哲带着雨蓓找了位子坐下,店内其他两桌男人的目光焦点都投
射到雨蓓身上。这也难怪,像雨蓓这样的大美女,台北不少见,但是这种打扮的
却没有看过。雨蓓也知道大家在看她并窃窃私语,尤其是那一桌的情侣的男生,
原来和她的女朋友有说有笑的,突然像失了神,她的女友觉得有异,转过头来,
发现了雨蓓的穿着打扮,羞红了脸。

  突然听见她们两个情侣吵架的声音:「你看那个骚货,看到眼睛都直了,还
在我面前一直看,我不想理你了!」皮包拿着就跑,那个男的苦笑着追了出去,
宇哲冷眼旁观这一幕。

  吃过了早餐,宇哲又带着雨蓓上车,往宇哲家开去。这次在车上,雨蓓已经
全裸,只剩下乳房上下缠绕的绳子及紧紧缠绕阴户的绳子,其他一概不穿。宇哲
拿出刚刚的按摩棒:「小淫奴,这上面都是你的淫水,整根都湿了,快把她舔乾
净!」雨蓓顺从地拿起来舔着。

  宇哲的房子在台北县某个半山腰的别墅区内,车子进了别墅区,在宇哲车库
前面停下,宇哲用遥控器打开车库大门,进了车库。


                第三章

  进了车库后,宇哲要求雨蓓:「淫奴,你好久没有问候主人的小弟弟了,好
好地跟它打个招呼吧!」雨蓓拉开了宇哲的拉炼,把宇哲那粗大的肉棒含了在嘴
里舔弄着。宇哲过了一阵子受不了了,一阵温热的阳精一泄而出,喷射在雨蓓的
嘴里,雨蓓把宇哲的精液吞了下去。宇哲整了整衣服,拿出一条狗链,套在雨蓓
颈上的项圈,说:「淫奴,下车啦!」雨蓓下车像狗一样趴在地上,宇哲牵着她
前进。

  车库在地下一楼,要爬十几阶的楼梯,雨蓓像狗一样爬行着上了楼梯,楼梯
上方同样跪着一个女子,汉语蓓一样的打扮,一样的乳头套着乳环,面貌和雨蓓
有点神似,她是雨蓓的妹妹,凌如蓓「如奴」:「主人,您回来啦?」「如奴,
对呀!」「这只母狗刚刚泄的我车子都是,我要处罚她!」

  此时雨蓓爬行了十几阶的楼梯已经累的倒在地上,听到宇哲的话,雨蓓说:
「不要主人,下次不敢了!」如奴也帮淫奴求情着:「主人,不要处罚她,罚我
好了。」宇哲说:「真是姊妹情深呀!」说着拿出一条皮鞭,要淫奴及如奴趴在
地上,狠狠的抽打着,鞭子像雨点般的落在姊妹身上,配合姊妹彼此的呻吟声此
起彼落:「啊……啊……」

  宇哲说:「刚刚说要处罚,还敢跟我说不要!」「主人,下次不敢啦!」雨
蓓及如蓓在皮鞭下达到高潮,身上的鞭痕犹如蔷薇花的藤。

               【全文完】

12